同是洗雪国耻为何汉朝用了七十年唐朝只要三年

[field:click/]次浏览 已收录

  唐高祖年间时,受够厥窝囊气的唐高祖,也曾一怒向厥开战,结果却是连败,特别是625年的朔州大战,唐朝右卫大将军张瑾全军覆没。626年的会宁与大战,厥更是来回,几乎如入无人之境。被打怕的唐高祖李渊,在太子李建成撺掇下,甚至一度想烧掉长安城,迁都到河南邓县一带去,幸亏被还是皇子的李世民拽住了。

  除了被动外,开国的唐朝,其实也不少自挖坑,在当时的唐朝太子李建成的力主下,为厥,唐朝竟一度把隋朝时的五原要地全数放弃,

  为什么唐太刚登基就被厥怼到渭水边?就是这已故的“好哥哥”李建成挖大坑。

  所以,面对这个空前强悍的对手,踩着“挖坑大哥”李建成登上皇位的唐太李世民,只靠“家底”显然不够。

  其实,当初登基的唐太李世民,被厥人在渭水边一顿后,他就的说出一句名垂青史的豪言:将欲取之,必固予之。

  但誓言“取之”的唐太李世民,却并非一腔热血乱打。除了三年如一日厉兵秣马,拼命提高唐军装备战力外,他所做的,更是古代中原王朝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精细的战略布局。

  首先一个举措,就是在厥眼皮底下打个钉子:张公瑾出任代州都督。张公瑾,这位策划“玄武门之变”的唐太智囊,这下又被唐太用在刀刃上,在毗邻厥的战略要地上,一边整军备战,一边紧盯厥境内的一举一动。以他精确洞察力和强大情报搜集能力,

  曾经在来去如风,动辄就荼毒一片的厥铁骑,从此在唐太眼里,渐渐没有秘密。

  就在紧盯厥的同时,面对北方草原战云密布的局势,洞悉厥内情的唐太,也开始了举重若轻的分化。厥的二号人物突利可汗,经过唐王朝一连串成功的“情报战”,终于从跟唐王朝互通书信往来,到彻底被唐太牢牢拉住。就是在唐朝亮剑反击的前夜,突利可汗就送来表文,表示愿意归附。也叫唐太轻松一声感叹:“(厥)非穷困,肯如此乎”——

  更空前的是,唐朝无孔不入的渗透,也“伸”到了厥治下的各部落里,多年的征战,厥各部落,大唐的关怀,却是恰到好处来到:厥东部的契丹等部落,很快归附了唐朝,厥西北部的薛延陀汗国,也绕过大半个草原来到长安朝见,变成大唐册封的“真珠毗伽可汗”。一统草原的厥汗国,在大决战开始前,就这么被唐王朝步步为营,成一盘散沙。

  于是,到了贞观三年八月,一直负责对突厥情报的张公瑾,终于为唐太发出了振奋的声音:此时大唐出兵,已经有六大必胜理由:突厥可汗失,突利可汗反叛,薛延陀汗国反叛,突厥境内,突厥可汗内部矛盾重重,突厥境内的被掳汉人群起响应,将接应朝廷大军到来。

  所有这一切,都随着十万唐军的冒雪出击,一一得到验证,一边是唐军连捷,一边是薛延陀等部落纷纷参与,奋起“”突厥。大唐王朝的大国崛起,就以这摧枯拉朽的方式,顺风顺水完成。

  恩恩怨怨,历经千年,自然已成过往。但这场三年不晚的精彩雪耻,真正值得铭记的意义,却是格局超远的大国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