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社交场合中除了正规礼仪也会打趣调笑

[field:click/]次浏览 已收录

  唐人在社交场合中,常出现有种种别号和诨称,或用以标榜个人的风格,或用以调笑、打趣。别号亦可称自号,即在姓名之外,另外给自己起个称号。唐代文人为了表达自己的清高,常以隐逸闲散的词给自己立号,这类例子很多。如李白自号“青莲”,又别号“海上钓鳌客”。杜甫落拓穷困,自号“杜陵野叟”。贺知章生于浙右会稽,曾任秘书监,掌管文籍,自号“四明狂客”“秘书外监”。白居易闲居龙门之香山,自号“香山”。王维退隐蓝田辋川山谷,自号“山中人”。张祜四方,自号“钓鳌客”。和入道又出入江湖,自号“元真子”,又号“烟波钓徒”。韦表微不乐仕宦,慕陶渊明生活,自号“松菊主人”。

  王奂之甘居草野,自号“云阳野夫”。又贾师道自号“鸣皋子”,陆洿自号“麋鹿臣”,韩覃自号“庐山林薮人”。诸此等等,不一而足。此类人物多是博学有才,或在上不得志。他们不拘常礼,讲求人性,不受利禄羁约,以隐逸山林湖海中,优游于诗酒酬唱,过着自傲自适的生活。宋赵德麟《侯录》卷六载李白自称“海上钓鳖客”“故事说:“李白开元中谒宰相,封一板,上题曰海上钓鏊客’。相问日:‘先生临沧海,钓巨鳌,以何物为钓线?白曰:‘以风浪逸其情,纵其志,以虹霓为丝,明月为钩。又曰:何物为饵?曰:‘以天下无义气丈夫为饵。时相悚然。”此番对话活脱脱地表露出李白高傲自赏的狂态。

  大体说来,诸人自号,虽各有寓意,然不拘时俗、以隐居清高自居则是其中的要义。这种别出心裁的自号,亦自社会传染到帝王中间。如唐宣慕进士科,自称“乡贡进士李某某”。五代南唐李后主,慕隐逸生活,自号“莲峰”,又号“钟隐”。唐代士人给自己起别号已成为时代风尚。自唐之后,后世土大夫亦多起而仿效,从而蔚然成为社会上的一种流行风气。说完别号我们接下来了解诨称,诨称即今日所称的绰号。隋唐人在社交场合中,常根据被品题人的容貌性格、言行举止等特征给他们另起名号。这种名号,亦称“混名”或浑名”。它既含有、亲昵、赞美的意思,也有谐谑、、的意思,视被品题人物的情况而各有不同。

  如隋梁彦光任相州刺史,施政柔和宽厚,时人称为“戴帽饧”,意思是指他性格柔和有如饴糖一样。唐冯慈明居官清正,门有旌表,时人称为“凌霄花”,意思是指其门庭如凌霄花可以观赏。崔远文章清丽、风神峻秀,时人称为“钉座梨”,意思是指宴席上的钉盘梨子为一座人所珍爱。薛大鼎任刺史,在境兴鱼盐之利,与瀛州刺史贾敦顺、冀州刺史郑德本三人均有美政,人称“铛脚刺史”,意思是指此三人是三足鼎立的地方好官。姚崇在开元初力救时弊,促成开元之七治,人称“救时宰相”。张九龄文章秀丽、名扬文坛,人称“文场元帅”。田承嗣治案明快如流,人称“旋风笔”,意思是指其下笔如风。

  裴琰善于决断、判案迅速,文案数百,一日而定,人称“霹雳手”。凤阁侍郎杜景俭文往章学识兼美,为所不及,人称“鹤鸣鸡树”。赵逢文学德行俱佳,而风神秀异,人称“玉界尺”。文士薛调姿容玉貌惹人喜爱,人称“生”。范初为沙门,后穷究儒学,熟背,人称“刘九经”。殷践猷博学多闻,人称“五总龟”,意思是指灵龟千年五聚,问无不知。房彦晖世传儒学,通晓,人称“五经”。请此等等,皆是一种赞美的诨称。也有对品题对象加以贬抑、、、挖苦的事例。如宰相苏味道办事执两端不置可否,且常有用手摸床角的习惯,人称“苏模棱”。

  卢怀慎居辅相之位,遇事常唯唯诺诺,人称“伴食宰相”。李林甫笑里藏刀、逞计,人称“李猫”,又称“肉腰刀”、“索斗鸡”。傅游艺武则天时以拍马奉承著称,一年间自绿袍而紫袍,迅速,人称“四时仕宦”。唐末宰相郑歇无经国识量,常说诙谐而又形象的歇后语,人称“歇后宰相”。武时宰相李德裕好于奉养,喜食羊肉,人称“万羊宰相”。卢从愿居官喜多购田宅,人称“多田翁”、“足谷翁”。鲁孔丘为拾遗谏官,而有如武人,人称“鹙入凤池”。御史赵廓好拾人,人称“枭坐鹰架”。御史郭弘霸说话“期期艾艾”讲不清楚,人称“四其御史”。御史侯思止喜食多肉少葱的蒸饼,人称“缩葱御史”。杜宣猷为福建观察使为巴结朝中福建籍的大宦官,每年清明总要派人去祭祀他们祖先坟墓,人称“敕使墓户”。

  尹判事曲断、陷人于罪,人称“饿野(夜)叉”。又五代时,南平王高从海贪诸国赐物,对大国所向称臣,又好抽重税,人称“高赖子”。北燕刘仁恭作战时,喜挖地道攻城,人称“刘窟头”。后周郭威在肌肤上刺青,有喜鹊形状,人称“郭雀儿”,又称“花项汉”。这些都是带有、嘲笑的味道。此外,也有带中性的诨号。如李程入朝列位,总站在固定的上,日影不移,人称“八砖学士”。张柬之体貌魁伟壮大,人称“好汉长史”。土人张祜遇事随机转向变化莫测,人称“悖拿儿”,意思是指像转碗飞快的耍杂技小儿。五代时,闽王王审知喜骑白马,人称“白马三郎”。

  从以上这些事例来看,隋唐时期品题人物,给人起种种绰号,可说是已成为时代习尚。更为有趣的是武则天时,郎中张元一和魏光乘为人诙谐爱好给当朝人物起诨号朝班文武中几乎都被他们品评过。如兵部尚书姚元崇身躯高大,人朝时急行,目为“赶蛇鹳雀”。黄门侍郎卢怀慎常低头视地,行步缓慢,目为“观鼠猫儿”。殿中监姜皎,肥胖而皮肤黝黑,目为“饱椹母猪”。紫微舍人倪若水,肤黑而无须,目为“醉部落精”。舍人齐处冲好眇目视人,目为“暗烛底虱老母”。舍人吕延嗣,身高发稀,目为“日本国使人”。舍人郑勉皮肤白嫩,行走踉跄,目为“醉高丽”。拾遗蔡孚略知医道,目为“小州医博士”。殿中侍御史身短而黑丑,目为“烟熏地木”,御史张孝嵩长相丑陋,目为“小村方相”。舍人杨仲嗣办事性急,目为“熟鏊上猢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