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龙记:史前闯入者》:当唐朝人遇到恐龙

[field:click/]次浏览 已收录

  6米长的肃州龙成了大内侍卫的坐骑,体长一米左右的鹦鹉嘴龙被唐代的小孩子们当宠物养

  人类集体重返白垩纪,与一亿年前的恐龙狭相逢,不同时期称霸地球的两个激荡出剧烈的火花。古生物学者、恐龙科普作家邢立达首部科幻长篇小说《御龙记:史前闯入者》讲了一个中国古人们与恐龙一起生活的故事。

  邢立达的本职工作是古生物科研,作为中国地质大学()副教授,大部分时间在全国各地下田野挖掘。他在艾伯塔大学和中国地质大学()取得古生物学硕士、博士学位,此后师从董枝明、Philip J. Currie(电影《侏罗纪公园》的主角原型)、徐星、万晓樵、张建平、李等知名恐龙与地质学者,主要研究恐龙等脊椎动物,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重点实验室课题基金等项目。

  同时,邢立达还是网络时代中国古生物科普的者,高中时期便创建中国第一个恐龙网站。2013年开始,邢立达在缅甸北部出入战区和琥珀集市,探寻世界上最珍贵的中生代脊椎动物琥珀,并在2016年发现了全球首例琥珀中的古鸟和恐龙,为当年全球最受关注的科学发现之一。他身上有着多个标签:“首个发现琥珀中的恐龙化石的人”、“恐龙学科普第一人”等,还一度被称为“网红科学家”,而科学家写科幻小说,更是令人称奇。

  悉心研究恐龙多年,邢立达将自己对于恐龙的全部狂想倾注于《御龙记》中,构建了一个读者从未见过却又无比熟悉的世界,一切是那么不可思议又理所当然。我们所看到的《侏罗纪公园》里巨大、、且杀伤力十足的生物,实际上只是恐龙家族的一小部分,还有无数形态不一、性情各异的恐龙未被我们认识。在《侏罗纪公园》等电影中,人类一旦与恐龙相遇,就难逃被吞食的命运。《御龙记》完全没那么恐怖,6米长的肃州龙成了大内侍卫“金吾侍”的坐骑,性格温良适宜驯养的鸭嘴龙类成了人类的食物,体长一米左右的鹦鹉嘴龙被唐代的小孩子们当宠物养。

  《御龙记》不仅全方位地展示了一亿年前地球者的面貌,而且人们一直以来对于恐龙的固有认知,算是一部专业的恐龙科幻类型小说。小说诞生的背景源于邢立达对人与恐龙共生的猜想,他说,“我们如果没有考虑到恐龙演化成智慧生命,如果恐龙还活着,我们可以怎么去利用,怎么跟他们在一起相处。” 所以《御龙记》讲述的是千年一次,人类集体重返白垩纪,与一亿年前的恐龙狭相逢,不同时期称霸地球的两个激荡出剧烈的火花。生活在史前的人们骑龙、吃龙、驯养龙……建立了一个骑在龙背上的文明,这里的一切带着鲜明的龙的印记。《御龙记》与其他同类题材的科幻小说不同之处还在于创作者学者的身份背景让书中对包括恐龙在内的古生物的描写,以及对白垩纪自然生态的描述,都有着严谨的古生物学依据——小说里新疆绝不会出现一只霸王龙。

  知名科幻作家刘慈欣为《御龙记》所写的序言中幽默地说,我们古代有“马背上的民族”之说,这部小说写了一个“龙背上的民族”。这不是在开玩笑,“在现实的历史中,马的驯化成为人类文明发展的强劲动力,也是决定人类历史的重要因素,而恐龙,无论是力量还是种类的多样性,都远胜于马匹”,那么当唐朝人与各种恐龙相处后,会发生什么样波澜壮阔的史诗呢?

  刘慈欣同时也提出了一个许多中都曾有的猜想:人类从出现到进化出文明用了不到百万年,恐龙的时代是这段时间的上百倍,那么我们会顺理成章地想到,曾经出现过恐龙文明吗?进而思考,“人类是地球上唯一进化出文明的,而曾经有过一个,在地球上繁衍了一亿年,仍然没有进化到文明阶段。这是否能让我们认可这样一个结论——文明是一种纯粹的偶然现象?”

  那么恐龙的时代是否出现过恐龙文明呢?邢立达看来,目前科学的结论是否定的,恐龙的化石和脚印留到了今天,而至今也没有任何发现有关恐龙文明的蛛丝马迹。当人类与称霸地球的恐龙狭相逢,最有可能的结果便是人类驯化了恐龙,骑在了龙背上。邢立达作为专业的古生物学者,他在小说《御龙记》中也彰显了自己严谨的科学态度,书中没有不着边际地描写恐龙文明,而是写出了最真实的人与恐龙的关系,人和动物是如何相处的,人和恐龙就是如何相处的。

  当然小说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些之外的思考:恐龙作为一种神秘的、地球超过1.5亿年的巨大生物,在与人类文明正面碰撞时,真的会面临被圈养、被驯化,或是互相的局面?这部小说邢立达写了十年,写作之余他也常常思考,如果恐龙当时没有,如果它们繁衍到今天,进化出了高等文明,那又是什么样的一个世界?我们人类用十进制,因为我们有十根手指,那么恐龙有三根手指,是不是就会使用三进制呢?如果我们与这样的恐龙相处,又会发生什么故事呢?可能我们还要“感谢”恐龙,如果不是恐龙的,地球是否能形成如今哺乳动物主导的局面,恐怕也不会进化出人类智慧的文明——这也是穿越漫长的时间我们与恐龙躲不开的一丝关联吧。(陈梦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