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泾原兵变唐德出逃叛军在长安拥立朱泚称帝

[field:click/]次浏览 已收录

  安史之乱后,唐朝由盛转衰,内有宦官集团废立,擅权乱政;外有藩镇割据州郡,对抗朝廷。而几代大多懦弱,难以彻底改变这种局面,最终唐朝在这两股交加下,深渊。当初,唐朝平定安史之乱后,将安史降将就地封幽州节度使、成德节度使、魏博节度,合称为三镇节度使。这三镇的节度使名义上归顺朝廷,其实割据,各自成为一国。而朝廷无力征讨,只好默许。幽州昌平人朱泚,身材魁梧,虎背熊腰,好施,颇得。朱泚与弟弟朱滔以及朱希彩了他们的上级幽州节度使李怀仙,然后以朱希彩继任节度使。后来朱希彩被部下所杀,众人推举朱泚继任节度使。当时三镇节度使,割据一方,不敢朝见天子。朱泚首先朝见天子,受到朝廷嘉。其弟朱滔趁机夺取,自立为幽州节度使。朱泚不敢回去,于是请求留在京城,被朝廷加封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宰相),又担任陇右节度副大使,兼任河西、泽潞行营兵马事。唐德即位后,改任朱泚为凤翔节度使。朝廷任命李怀光为泾原节度使,泾原将士向来听闻李怀光,忧惧不安,将领刘文喜趁机作乱。唐德派朱泚、李怀光平乱,刘文喜被部将刘海宾所杀,率众向朱泚投降。朱泚没有处罚泾原将士,所以泾原将士很感激他。唐德升迁朱泚为中书令,太尉。幽州节度使朱滔、魏博节度使田悦、淄青节度使李纳等人反叛,互相。朱滔暗中派人送信联络朱泚,书信被河东节度使马燧截取。唐德将书信拿给朱泚看,朱泚求死谢罪。唐德安慰朱泚说:“相距千里,你不是同谋,不必谢罪。”但唐德还是削去朱泚,将他在京城。不久成德大将王武俊、淮西节度使李希烈反叛,与其他叛军联合。这5个藩镇联结,各自称王,攻城略地,几乎占据了半壁江山。唐德派左龙武大将军哥舒曜李希烈,战事不利,被叛军围困在襄城。唐德命泾原节度使姚令言率兵去哥舒曜,经过长安时,京兆尹王翃用粗劣的食物招待泾原将士,不肯吃,一起吵闹说:“我们抛弃父母妻儿为国死战,却吃这样的东西,怎么能奋不顾身杀敌呢?现在国库里的珍宝堆积如山,何不取来?”于是士兵攻打。京兆尹王翃使吏供军,粝饭菜肴,不肯食,群噪曰:“吾等弃父母妻子前死敌,而乃食此,庸能持身蹈白刃耶?今琼林、大盈库宝訾如山,尚何往?”乃尽甲反旗而鼓。——《书》唐德听闻后,派太监去赏赐士兵,每人两匹绸缎。士兵狂乱不止,射杀太监,当时姚令言在宫内商议军事,得知部下兵变,于是出宫前去劝慰士兵,反而被部下劫持。当时,关东、战事不利,京城的禁兵全部被调走,唐德仓皇出逃,身边只有几十个卫兵。泾原叛军将珍宝掳掠一空,又在街上抢劫,居民手持兵器自保。叛军没有首领,担心不能,认为朱泚当初对泾原有恩,又失去,于是互相商议说:“太尉(朱泚)正在被,如果我们拥立他,事情才能成功。”于是姚令言带人去见朱泚,说明心意。朱泚推辞,谨慎观察,得知众人是诚意,于是答应了。朱泚说:“国家东方有难,泾原人为国赴难,不知道朝廷规章制度,吓跑了陛下。三日内,百官要么出城去朝见天子,要么留此做好本职工作,违令诛。”有不少人劝朱泚称帝,朱泚心中很高兴。朱泚自以为能得。又认为段秀实失去,怀疑他怨恨朝廷,于是对他委以重任。段秀实不已,在大殿上朱泚。朱泚被击伤,杀了段秀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