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湖北极阁楹联与苏颋

[field:click/]次浏览 已收录

  济南大明湖北岸有北极阁,又名北极台、北极庙、真武庙,祭祀水神真武大帝,始建于元代。其筑于离地七米的高台之上,为一组单层建筑,后依济南北城墙(已于1950年拆毁),前临大明湖,远眺连绵南山,俯瞰省城万千宦邸民宅,自是气势不凡,与之相配则有一副楹联“宫中下见南山尽,城上平临北斗悬”。现今北极阁大门两侧悬挂的楹联是1996年左右新制,集王羲之字。以往的楹联何人所书,废于何时,已不得而知。沈绍南于1923年编录的《榆西精舍集明湖联句》,已将其列作“旧题遗失”。

  王培荀,淄川人,清代淄川乃济南府属县。王19岁入泮,39岁方中举人,53岁即道光十五年(1835)才离开山东到四川做官,其间因参加乡试等,常游历济南,对济南风物十分熟悉。道光二十五年(1845)在四川荣县知县任上刊行《乡园忆旧录》。

  集句联乃截取一人或数人的数篇诗词文赋中现成的句子,拼集成一副对仗工整的联语。此联并不是集句联,而是唐代苏颋七律《奉和春日幸望春宫应制》一诗的颔联(全诗见录于后)。直接摘取某一诗文中对仗的两句,作为对联使用,这叫摘句联。像济南趵突泉泺源堂抱柱联,“云雾润蒸华不注,波涛声震大明湖”,即为元代赵孟頫《趵突泉》诗的颈联。不过北极阁联是实咏他处而移用此处,且“切”得恰到好处,较之泺源堂联更见博识与机巧。然而济南人极少知北极阁联乃摘句联,进而去探究其出处,甚至竟有文章说是梁章钜所作。由此既为苏颋抱屈,更为济南感叹。

  苏颋(670-727),字廷硕,唐代京兆武功(今陕西省武功县)人。苏颋出身高门望族,其祖上在西魏、隋朝都是显赫重臣,其父苏瑰唐中时官至宰相,封许国公。苏颋历仕则天、中、睿、玄四朝,唐玄先天二年(713)袭封许国公,开元四年(716)底至八年(720)初与宋璟同为宰相,共秉朝纲,在创建开元盛世中立有丰功,开元十五年(727)终于礼部尚书任上。他既是治世之能臣,也是唐初一代文坛,当时与燕国公、开元中期宰相张说并称“燕许大手笔”。苏颋诗文多散佚,现存诗100首、文255篇。

  这13首诗作于同时应无疑义,大体时间是唐中景龙二年至四年(708-710),当时13位作者同为修文馆学士。修文馆学士选公卿朝官中善为文者担任,编制24人,主要职责就是赋诗属和,错比文华,陪宴侍游,取悦。

  唐代长安城以东浐河西岸有两座望春宫,北望春宫在长安城东北,南望春宫在长安城正东。诗中的望春宫指南望春宫。唐朝时,常在春天携群臣来此祭天、亲耕、修禊、游宴,赋诗唱和则是其中重要内容。唐中耽于,尤好此道。

  这种应制诗是臣下应和首唱之作,除了形式不由自己选择外,内容亦有极大,不外乎皇恩笼野、帝威极天之类。文辞要典雅精铄,风格须宏丽高华。因此尽管历代有资格写应制诗的皆为诗文高手,佳作也是难得。在这13首诗中,苏颋诗无疑是最好的,“宫中下见南山尽,城上平临北斗悬”,与用词相近的岑羲“南山近压仙楼上,北斗平临御扆前”相比,境界高远,气象开阔,意奇语淡,旨贵言凡,不愧“大手笔”称号。

  诗中的“南山”指终南山,距南望春宫约50里,最高海拔2604米。“城上”一句是说抬头望去,北斗星像悬挂于巍峨的长安城头。不过,长安城距南望春宫有10里之遥,从望春宫看长安城如同看终南山一样,实际上俱作平视,再说白日里也看不到北斗星,所以无论从视角还是时间来讲,皆为虚写,以形容居所的神圣、庄严与崇高。

  当这两句诗遇到北极阁,仿佛天造地设,恰成绝配。站在北极阁南眺,绵延天际的泰山余脉在眼前、在脚下。回头再看,高耸的城墙凌阁而起,势欲天接,若晚上抬头仰视,即可看到“城上平临北斗悬”的壮观景色。这简直就是身临其境的真实写照,所以人们丝毫感觉不到它是“改嫁”到济南,真以为它本就是北极阁的“原配”,竟极少有人知晓它与望春宫的因缘了。

  “宫中下见南山尽,城上平临北斗悬”,唐诗佳句历久衍化成济南名联,可以说阁因诗而增色,诗由阁得广布。苏颋这一杰出的历史人物和他灿烂的诗文,因此与济南与大明湖永远而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这是济南宝贵的文化财富和的城市记忆,值得济南代珍视,引以为榜样,从中汲取中华文明传人所应拥有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