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诗人齐新光纵横亚非欧30多国创作海上丝史诗

[field:click/]次浏览 已收录

  海上丝绸之是古代东通过海,以商贸为依托,将中国精美的丝绸、瓷器、茶叶等,随丝远播东亚、东南亚、西亚以及欧洲与非洲,更引进众多的域外物质文化、文化元素,多元共生,包容共进。海上丝绸之往来的商品非常多,所以丝绸之也被称为陶瓷之、香料之、茶叶之、白银之。

  600年前的今天,郑和率船队扬帆出海,“洪涛接天,巨浪如山,云帆高张,昼夜星驰,涉彼狂澜,若履通衢”,郑和下西洋时间之长、规模之大、范围之广都是空前的。创造中国古代历史上的伟大,创造人类航海史的巅峰之作。这是齐新光最震撼的事件,也激发了他远征世界的野心。

  其实,早就在2010到2017年间齐新光南征北战,西进东出,靠卖诗行吟包括新疆、、云贵、、东北三省、全部沿海城市、港澳台、西沙群岛在内的全中国300多个城市,并远涉俄罗斯远东地区、蒙古草原、亚、中东国家,谱写了《齐新光一带一诗全展2013-2017》,分主题创作了浩荡的《陆篇》《海洋篇》《天篇》《草原篇》。

  2018年,齐新光再度启程,重走大航海时代郑和开辟的海上丝绸之,连续踏上泰国、柬埔寨、越南、缅甸、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文莱、印度尼西亚、东帝汶、印度、马尔代夫、斯里兰卡、巴基斯坦、卡塔尔、沙特、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巴勒斯坦、以色列、埃及、吉布提、索马里、意大利、法国等横跨南北半球的亚欧非,以全部的心血和资金《一带一诗全展2018-2020》的史诗巨制。齐新光途中完成的诗歌手稿也卖给中国、沙特、美国、法国、意大利的馆藏机构和个人,并被收藏。

  齐新光,这个的独行侠却偏偏与世界斗争,如那些直挂云帆的祖先,如徐福、如法显、如汪大渊,单凭个人力量远征世界边缘。齐新光像脱缰的铁马不息奔驰,更像振翅远飞的雄鹰傲视苍空,走过万水千山、跨越四海五洋,一边寻访历史遗迹,一边记录中国与沿岸各个国家和地区古往今来进行商贸和文化交流的故事,以个人英雄主义创作了中国新时代的民族诗篇。齐新光的远征和蓝色海洋诗篇再现波澜壮阔、横跨万里的航海图景,我们古老的海洋记忆;同时,他也完成了将个人成就与推动民族复兴的高度统一。

  展开《齐新光一带一诗全展2018-2020》,齐新光今年重在绘画壮丽海洋卷轴,我们发现其内涵丰富,越域重构、通古鉴今。齐新光在诗歌造诣上博学多闻,博采众长,擅于以重大的历史和现实、教和、民俗与城市、英雄与爱情为直接题材展现宏大的抒情诗卷章,将不同国度、不同民族、不同文化通过诗歌纽带串起。从2018年1月起,齐新光连续五次海洋远征,几十篇优秀的海洋诗篇也一一问世,也包括一部千行长诗。通过欣赏《齐新光一带一诗全展2018-2020》之《海上丝篇》可以使身处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共同领略这一条绵延两千年、横亘数万里的海上丝的波澜壮阔之美,理解这一条舟舶相继、经贸相通、人文相融的海上丝的历史内涵。齐新光的这些蓝色海洋诗篇里呈现的波澜壮阔的题材图谱和曼妙丰富的海洋文化犹如一幅幅再现丝千年记忆的盛景油画;这些蓝色诗篇,既有深度与厚度,又有韵律与节奏;这些蓝色诗篇,再现了海上丝的千年辉煌与和平。

  齐新光对海上丝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产生浓厚的兴趣。基于海上丝刻画的历史线索与航行轨迹,齐新光对《齐新光一带一诗全展2018-2020》全局审慎提炼。海上丝留下了大量的史迹和遗存,齐新光查阅了大量历史文献,同时还到每个国家的博物馆以及海上丝的重要节点实地考察,查找各种水下出土文物,以及历史遗迹和遗址,从大航海时代先人留下的记忆、史迹、遗存中,齐新光都会对诗歌创作过程展开匠心独到的深入思考、定调、艺术加工萃取,再由赤潮诗社的独家编排推送。所以我们从齐新光的海洋诗歌中看丰富的意象素材,微观到陶瓷、锡器、指南针、船舶、港口等具体细节,宏观到重大历史和现实题材的创作如教、朝代、国家,生动人物刻画到君王、商人、僧侣、使节……我们在欣赏齐新光海洋诗歌时,也提升了对海上丝文明的理解与认同。现在,我们着重梳理和总结下《齐新光一带一诗全展2018-2020》今年以来的阶段性特征。

  首先,齐新光的海诗篇是跨地域的。全球化的地域性特色创作构成了《齐新光一带一诗全展2018-2020》最大特点。他的每首诗歌都会标注初稿和终稿的创作时间和地点,2018年以来齐新光五次出国,从陆上丝起点长安城未央宫遗址到古罗马废墟,从东都洛阳到圣城麦加和耶撒冷,从海上丝起点浏家港、穿过南中国海,抵达马六甲海峡;从中南半岛到马来群岛;从南亚次穿过印度洋,抵达阿拉伯半岛;从索马里穿越苏伊士运河抵达开罗。齐新光纵横亚非欧,横跨南北半球,将近30个沿线多个相关城市,翻越千山万水,远征重洋骇浪,重温丝风情。

  其次,齐新光的海诗篇是超时空的。时间延续五千年、空间达至三大洲和海洋、事件囊括古今万象。在他描绘的海上丝绸之再次了奇迹。从齐新光的诗篇中,我们可以从秦朝一统华夏,到当今中国重启海陆,打通与链接全球。从博物馆海底沉船打捞的遗物,联想到诗篇中那个纵横海洋所向披靡的永乐盛世,素可泰王朝的使节和苏禄王国的国王访华;从徐福鉴真东渡、到汪大渊环球探索旅行;从中东的战火、叙利亚的孤儿、麦加城的到耶撒冷的;从巴厘岛的浪漫到马尔代夫的冰凉;从近代民族沦陷到2049伟大复兴的畅想;到从南中国海的海滩、马六甲的皇京港、到吉布提的中事;从第五千年前第四王朝的胡夫,凯撒大帝的战车、战国的指南针、晋朝的火药、隋朝的运河、唐朝的诗文、宋时的陶瓷、从室利佛逝的佛塔、伽罗的、阮朝的灯笼、近代的暹罗锡、吕宋岛的中国牌楼、马来群岛的椰笛和木鼓,今天的巴黎铁塔……

  然后,齐新光的海诗篇是开拓性的。海上丝开始成为研究的热门话题,和民间都在举办有关海洋诗文。但迄今为止,真正从历史和人文的时空上全面表现包括陆地、海上丝绸之的文艺作品,尤其诗歌,仍是一个空白。就此意义上,《齐新光一带一诗全展》就有了不言而喻的时代性、独创性、代表性。而他的海洋诗篇也是当代诗歌史上由一个诗人亲力亲为、独闯独创的集大成者。齐新光1000行的集成性海洋诗篇《》就了他个人英雄主义的大无畏探索。

  最后,齐新光的海诗篇是共生性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是文化交融之,是和平共担、相通之,是基于人类命运共同体共商、共建、共享的美好生活之,是不同文化文明交织碰撞共生的文明之。齐新光的诗篇创作始终把握当代诗歌建设的大局和方向,走独特道,传承中国风、主旋律的基础上,齐新光深掘和重塑历史价值、和生化人性,锻造新时代的蓝色海洋诗歌。他的诗歌总是与时代、与国家、与世界保持高度契合。当今的诗坛,因流派纷呈而彰显多元态势,但不少诗人远离社会生活,闭门造车,口语,低俗,娇柔造做。而齐新光勇敢地高擎恢弘叙事史诗旌旗,把握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时代主题,以大众化、书面化、朗读性为根本的诗歌特性,以精心的构思、深刻的立意、将主旋律的宏大叙事阐释成震撼心灵、欢喜的诗篇。

  山海不为远,日月不为限。2000多年来,尽管海上丝多次经历血与火的洗礼,但船舶往来、舟楫相望,从未完全中断。海上丝文明正是在交流互鉴中被赋予了兼收并蓄、平等和贵的时代内涵。齐新光以海上丝为主题的诗歌载体,也将推动海上丝薪火相传。齐新光以大胆的创新,以大胆的责任担当、以大胆的实践,将个人命运融入民族命运,将个人行动融入国家行动,共筑“一带一”愿景,共享“一带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