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隋朝公主远嫁突厥为突厥与中原的友好关系

[field:click/]次浏览 已收录

  从一开始,隋朝远嫁突厥的公主们就以一人抵万千铁骑的角色登场。的一句许婚承诺,公主们即成为离间的棋子。开皇十九年(599年)嫁给突利可汗的义成公主,本是隋朝室杨谐的女儿,后被封为公主,远嫁突厥。

  未嫁之前的义成对隋朝与突厥联姻的重要性早已了然于心。突厥是中原王朝北面最大的邻国和,隋朝建立前后,其内部为东、西两个汗国。面对邻居兼劲敌的突厥,隋文帝杨坚采用“远交近攻、离强合弱”的计策来分化削弱,令其俯首称臣。开皇十七年,杨坚把室女安义公主嫁于小可汗突利,了大可汗都兰的求亲,以此来离间这两位堂兄弟。从此,都兰可汗时常隋朝边境,掳掠人口财物,而突利可汗感激隋朝许嫁公主以及“种种无少短”的赏赐与,联合隋军,与兄弟反目成仇。

  一个和亲公主能引起突厥民族的内讧和战乱,是因为他们看到的不仅仅是美丽的公主,更重要的是其背后的王朝力量。在北方少数民族眼中,能得到中原王朝的公主,也就得到了中原在、军事和外交上的支持。

  杨坚封女婿突利可汗为“意利珍豆启民可汗(简称启民可汗)”,经过一系列的内讧争斗之后,启民可汗幸运地成为控制北边的厥大可汗。在分化突厥的形势大好之际,安义公主早逝,于是义成公主肩负着安义公主未完成的嫁给了启民可汗。再次与隋朝联姻的启民可汗,还得到了其他部落的纷纷归附。

  胸怀大志的义成公主,为隋朝北疆的安定做出了很大的贡献。隋王朝的兴盛稳定,是植于她心的第一个执著。

  以后的年月里,启民可汗和隋朝里应外合,互相帮扶,战胜了都兰可汗,成为整个突厥的国主。在隋炀帝北巡到榆林时,启民可汗曾和义成公主上表隋朝,自称臣民,请求改用华夏服饰礼法。杨广考虑到当时的边境情况,以一句“好心孝顺,何必改变衣服”婉拒了启民可汗。突厥可汗对隋朝的和对中原文化的仰慕,与义成公主的影响和努力是分不开的。

  只是,背后的这座大山,带给义成公主的并不全是依靠,风雨飘摇时,她也得用生命去守护。隋炀帝杨广北巡遭到始毕可汗(义成公主的第二任丈夫)截击时,得知消息的义成公主及时派人报信,可迅速南归到雁门的杨广还是被突厥骑兵重重围困。杨广命悬一线之际,义成公主以“北边有急”传信始毕可汗,这才将杨广从围困中救了出来。

  身为突厥王妃,她明知军情去惹怒拜狼图腾的可汗,后果会很严重,但在那紧要时刻,她已然将个人。在她眼里,杨广就是大隋,是她必须相救的家国亲人。

  可悲的是,她不顾自己性命之忧去的杨广,是个醉生梦死之人,甚至连自己项上人头都不在乎,每每引镜自照,他就对皇后萧氏说:“好头颈,谁当斫之!”得过且过的日子总有玩完的一天,他最终被宇文化及缢死。

  感激、、在她的脑海里日积月累,天长日久,已在心底生了根,凝固成了不可改变的,用以克服远嫁在外的种种不适和遵从胡俗的辛酸。若要将心底最后的支撑连根拔起,她将彻底枯萎。然而,她不能枯萎,她要舞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那时,她心里念的中原已成为李唐的天下。复国报仇成了她赖以的第二个,她想以自己瘦弱的肩膀坠落的隋王朝。

  杨广死后,皇后萧氏如浮萍般飘零颠沛,义成公主利用突厥的力量,从农民起义军窦建德处接回柔美的萧皇后和原隋朝齐王的遗腹子杨政道,并与她的第三任丈夫处罗可汗一起将杨政道立为隋王,建隋制,设百官,将生活在突厥的万余中原人送给杨政道,在突厥的汉人“悉隶之,行隋正朔,置百官于定襄城”。

  支持义成公主的第三任丈夫,是始毕可汗的弟弟,启民可汗的儿子。她的第四任丈夫颉利可汗,也是启民可汗的儿子。

  一个中原女子,一生最大的幸福莫过于一辈子只陪在一个男人的身边。但她是义成公主,自从挑着和亲的重担来到北边大漠,重如泰山的家国大爱已将她的个人情感生生压碎。

  唯一可让她稍感慰藉的是,她嫁的可汗,大都念及隋朝旧日的恩典,加之她相陪左右耳提面命,所以,处罗可汗去世后,继任的颉利可汗也支持她复国报仇。

  费心费力的筹谋并不是为了一己,这也是她与权位相联后表现出的与众不同之处。义成公主育有一子奥射设,在处罗可汗去世后,本该由时年12岁的奥射设继承汗位,但她考虑到奥射设太过仁弱,难继大业,于是改立处罗可汗之弟,是为颉利可汗。

  会为别人着想的人往往不会照顾自己,她出嫁突厥19年后,隋朝即被唐朝取代,此后的12年里,复国成了她生命的全部。不管隋唐的更迭是不是历史必然,在她的眼里心里,杨姓大隋才是天子王朝,让隋朝国破家亡的外姓就是她的仇人。

  对家国的大爱,早让她没有了小女子情怀。接来杨广的萧皇后与自己共侍一夫,共同为复国大业筹谋划策,只是萧氏没有她那般激烈的感情和,在中被几易其主的萧皇后,更愿随遇而安顺其自然。

  而义成公主却不愿放弃。个人的情感可以用眼泪来割舍,可对家国的大爱得以强势的姿态来支撑。于是,她扶持杨政道为隋帝,并与自己的堂弟颉利可汗屡次攻唐。在此期间,唐朝与突厥的关系几度分分合合,结盟又背信,化敌为友后又反目成仇,除了双方切肤的利益关系,就是义成公主执著的力量。

  唐朝建立之初,面对再次强盛的突厥,唐高祖不惜纡尊降贵与突厥交好,谋求边境的和平。然而,以钱帛换来的安宁一度被想要复兴隋朝的义成公主打破。

  虽经百般努力,终究无力回天,贞观四年(630年),唐朝出兵突厥,颉利可汗被俘送到长安,厥。萧皇后和杨政道也被送到长安,时年48岁的萧氏被封为昭容。在专门为她举办的欢迎宴会上,唐太看着盛大的场面问身旁的萧昭容:“卿以为眼前场面与隋宫相比如何?”其实,眼下看似豪华的场面与隋宫的豪奢相差甚远,但萧氏只是平静地说道:“陛下乃开基立业的君王,何必与之君相比!”一席得体的言语使唐太对其刮目相看,也使她在唐宫中度过了18年平静的岁月。

  相比洗尽铅华、在淡然随和中得了善终的萧皇后,凛冽的义成公主却死在了唐朝名将李靖的刀下。出兵突厥时,唐太曾不杀俘虏。可想而知,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宁死也不愿做俘虏!在大漠生活了近30年的中原公主义成,那一刻也有了突厥人的刚烈和血性。

  至于她到底是死于义薄云天还是孤单,功过难以评说。自古有云:“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因为权责相联的联姻使她远嫁大漠,也使她从一个默默无名的皇家室女在史书上留下了浓墨重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