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魏晋南北朝人的发式是生活面貌的侧写

[field:click/]次浏览 已收录

  魏晋南北朝人的发式代表着心情、年龄和身份,它是魏晋南北朝人生活面貌的侧写本。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把每一根头发,留长、护好,那是魏晋南北朝人对父母的之情,无论男女,都一头长发披身,爱惜异常。

  既有长发,便有发髻。将那长长的头发,束好,合拢,便成一髻。如此,既了,也便利了。

  时光如梭。不知不觉,贵族中的少男少女们,悄然成年变为大人。威严的家族,慈爱的父母,便会为长大的儿女进行冠(笄)之礼。

  冠(笄)之礼是贵族男女成年的象征。将那发式加以固定,从此即踏上崭新的人生之,告别懵懂的童年,成为可成家立业的家族顶梁柱。

  庶民倒没什么讲究,不允许啊。他们更多的是考虑生活实际,就算是发式,也为方便劳作而设计。以巾包头,这样的简便,也是一种发式。甚至,还别有韵味,成为汉族发式的独特风景。

  帽,确是魏晋南北朝官员戴的帽子。戴白纱帽者,在帽的包围中分外突出,那自然是九五之尊当代帝王。除却帝王和官员外,庶民也喜欢戴帽。

  单以纱帽的颜色,只能区别出大致身份。于是,“冠”便如官员的身份证一般,更为清晰地标注着官员的等级。

  冠,是固定发髻的头饰,由冠圈与冠梁组成。“冠”算是一个大家族,名称和种类繁多。它们大致沿袭秦汉,略有差别的是冠的高低。前高后低,是汉代冠的特点。到了魏晋时,人们将冠转平。进入南北朝时,冠则俏皮地变身为前低后高。

  在“冠”家族里,有冕冠、冠、远游冠、进贤冠、高山冠、法冠、却敌冠、樊哙冠、笼冠等,这么多令人眼花缭乱的中,冕显得是那么鹤立鸡群。

  大祭祀、大朝仪,鸣钟鼓、奏响乐,这庄重、肃穆的时刻,是阶层极其重要的正式场合,冕便是那时那地的主角。

  冠、冕与正式场合的礼服相映衬,等级十分严格。戴错、穿错的人,后果十分严重。

  戴冠者,必定是阶级的“大老板”——天子无疑。天子戴的冠,自然与众不同。它那高高的九寸造型,也代表着天子高高在上的地位。

  远游冠也不赖,可谓“一冠之下万冠之上”。它的形状和冠很相似,所谓一脉同,是“大老板”的家族们所戴。太子及王公,便是远游冠的佩戴者。

  冕冠严谨,地位特殊,非正式场合,天子也不便戴它。平常日子,天子更喜欢戴进贤冠。其实,进贤冠是文官之服,以梁的多少说官的官级。

  可天子家族,偏偏要来插一脚。天子戴五梁进贤冠不算,公侯也要来戴戴三梁进贤冠。正儿八经的文官们,卿、大夫、千石以上品级的才能戴二梁进贤冠。比他们次一级的,仅有戴一梁进贤冠的资格。

  此外,文官还有高山冠、法冠等。见冠知身份,如此看来,冠还有身份证一般的妙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