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魏晋南北朝时期人们为何将饮酒酿酒作为一种

[field:click/]次浏览 已收录

  把饮酒当做时尚,在名士们的宣传带动下,魏晋南北朝的各个地区,饮酒之风大行其事,达官显贵爱喝酒,民间百姓爱喝酒,爱好风雅的文人们更是离不得酒。

  于是,魏晋南北朝时期的酒,便越发丰富多彩,看得人眼花缭乱。那么多种类的酒,诉说着地区特色,还诉说着丰富内涵。

  每逢节日来临,好酒好菜自然免不了。随着节日的不同,上桌的酒也随之变换。如当时荆楚地区的人们,在逢年过节时便少不了应节喝酒。

  春节到了喜洋洋,屠苏酒摆上桌。重阳到了菊花香,菊花酒光临杯中。荆楚地区山清水秀,依长江而栖,占据着得天独厚自然。

  真是好山好水出好酒。聪明的民间酿酒高手们,取那身边的优质水源,用那钻研已久的技艺,这才让各种令人醉美的好酒亮相于世。

  不仅是好酒,当时的人们还讲究以酒健身。现今可看到有人用药材泡酒喝,意在强身健体。是否真有效果尚不可知,不过这种观念在跨越千年前的魏晋南北朝,也颇受人。

  单说那菊花酒,品一品,清幽淡雅,芳香清热,润肺。据说还有延年益寿的功效。

  南方地区的人们,更多地选用米谷酿酒。那米酒,是当时南方百姓们常饮用的酒。米酒对百姓而言,更如家人一般平常、亲密。这米酒没什么考究的工艺,哪家人想饮酒了,便可端上工具,自行欢快酿制。传言对身体也挺有益处。

  用葡萄酿制的美酒,在当时很是精贵,一般人家喝不起。一方面是酿酒用的葡萄稀少,另一方面是酿制工艺掌握在胡人手里。

  时光漫漫,千年前由胡人传入中原的葡萄酒,却一直受到时间老人的青睐。时光将葡萄酒的精贵传承,在千年以前,人们视品尝葡萄酒为珍贵之举。如今的我们,仍将品尝葡萄酒与小资情调画上等号。

  不只是北方地区,到南北朝时葡萄酒传入南方地区,成为南朝贵族与官僚经常饮用的美酒。“经常”这两个字,于当时的人们而言可不易。此时胡人酿制葡萄酒的工艺,已被南方地区的人们学会并发扬。

  爱酒的人多了,酿酒业自然也兴盛热闹起来。“市西有延酤、治觞二里。里内之人多酿酒为业”。北魏都城洛阳的酿酒业,已具备如此繁荣的景象。

  俗话说,高手在民间,的确如此。《齐民要术》里记载了不少酿制酒曲的方法。这看似无奇的酒曲,却具有神奇的作用,经酿酒师的妙手配置,可以酿制出不同口味的美酒。

  当时酿酒的高手也层出不穷,扬名后世的酿酒大师刘白堕留下一段故事。传说这位河东人刘白堕,对酿酒拥有过人的智慧。

  盛夏季节,暑气逼人,对美酒是场的。这种,可难不倒技艺过人的刘白堕。他发现了口小腹大的瓦罐,把美酒装入其中,就算在烈日下暴晒十日,仍然醇美飘香,酒味不变。有人说,若喝了刘白堕酿制的美酒,喝醉后一个月也不会醒。

  都城里的下派到外地、地方任职时,会记着带上刘白堕酿制的酒,相伴千里来到目的地,自豪地拿出酒当做礼物赠人。有“酒”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赠酒、受酒的人们,欣喜地为刘白堕酿制的美酒取名为“鹤觞”,也称作“骑驴酒”。

  刘白堕酿制的美酒,不仅可以赠送远方的朋友,还有擒拿盗贼的奇效。传说永熙年间,有一个南青州刺史叫毛鸿宾。他走马上任时,便带着刘白堕酿制的美酒赴任,不想却在上碰上盗贼。的盗贼不仅还贪吃,打劫后美滋滋地喝了喝抢来的美酒。

  这倒好,又来了一个意外,盗贼竟然被酒醉倒,让朝廷轻松擒拿归案。“不畏张弓拔刀,唯畏白堕春醪。”刘白堕美酒如此,难怪在当时的游侠中流传着这样的美名。

  “呦呦鹿鸣,食野之芩。我有嘉宾,鼓瑟鼓琴。鼓琴鼓琴,和乐且湛。我有旨酒,以燕乐嘉宾。”那些爱酒的名士、爱酒的百姓,何不是用饮酒抒发着对人生价值、人生追求和人生归属的深刻反思?

  或许千年前,风靡社会的饮酒之风,正是当时社会里难得的耀眼色彩。以酒抒怀保,思想魅力大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