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六贼”之首蔡京四度为相、屡罢屡起的浮

[field:click/]次浏览 已收录

  “北宋六贼”是民间对北宋年间六个的合称,这六个人分别是蔡京、王黼()、童贯、梁师成、朱勔、李邦彦,基本都是宋徽时期重要的大臣,这六个人枉法、,弄得,是导致当时江南方腊起义和金国入侵中原的。

  “京天资凶谲,舞智御人,在人主前,颛狙伺为固位计,始终一说,谓当越拘挛之俗,竭四海九州之力以自奉。帝亦知其奸,屡罢屡起,且择与京不合者执政以柅之。京每闻将退免,辄入见祈哀,蒲伏扣头,无复。燕山之役,京送攸以诗,阳寓不可之意,冀事不成得以自解。见利忘义,至于兄弟为参、商,父子如秦、越。暮年即家为府,营进,举集其门,输货僮隶得美官,弃纪纲为虚器。患失无所不至,根株结盘,牢不可脱。……”

  蔡京天资,舞术,以智慧控制别人,在面前,专门窥伺人主之意以求固位专宠,始终对说,不必拘泥流俗,应该竭尽四海九州的财力来满足自己。宋徽也知道他奸诈,故屡罢屡起,并选与蔡京不合的人为执政来牵制他。蔡京每当要被免职时,就去向哀求,跪地,毫无。宋收复燕山时,蔡京送诗给蔡攸,表明此事行不通,希望此事不成以。见利忘义,以至于兄弟不合睦,如参、商二星;父子不相关,如秦、越二国。晚年以家为,谋求的人,聚集在他的门下,只要输钱纳货,就是仆隶也可当上官,丢弃国家纲纪,使它们如同虚设。处处患得患失,培植个人,盘根错节,牢不可破。最终导致国家,虽贬死在道上,天下人仍以没处死他为恨。

  在宋朝133位宰相中,只有7人任职达10年以上,而达到14年以上的仅有蔡京、秦桧、史弥远、贾似道等四人,且均为负面权奸,而蔡京一生曾四度为相,真可谓“屡罢屡起”,其浮沉具体如下:

  蔡京(1047—1126), 字元长,兴化仙游(今福建莆田)人。熙宁三年(1070年)和弟蔡卞同榜进士。初任钱塘尉,又改为舒州(今安徽潜山)团练推官。元丰六年(1083年),以奉议郎的身份出使辽国,因有功被拜为中书舍人。蔡京初入时支持变法,再加上其弟蔡卞为王安石女婿,因此得到赏识,甚至还被认为是日后宰相人选之一。司马光时,废止新法,蔡京又积极,上的两面手法,可见一斑。元祐八年(1093年)哲亲政后恢复新法,启用熙宁年间被王安石提拔重用的章惇,蔡京因此于绍圣元年(1094年)以龙图阁直学士身份权户部尚书。徽初立,在宰相曾布的下,蔡京被排挤出京,处于上的低谷期。但是由于他结交被宠幸的内侍童贯,很快返回京城,开始了先后四度为相的宦海沉浮。

  崇宁元年(1102年)四月,由于童贯的极力推荐,加上蔡京进退有道,投徽之所好,因此得到赏识。这一年闰六月,曾布罢相,随后蔡京为相,长达四年。蔡京采用了多种手法来巩固自己的地位,如援引同党,打击,掀起声势浩大的,并撰《奸党碑》全国刻碑传布;迎合徽继父兄之志,进行变法;倡“丰亨豫大”之说,助徽;开展对西夏的战争,收复湟、鄯等地,显示政绩。崇宁五年(1106年)正月,彗星现于,这一奇异的引起者的高度关注。有谏官认为是变法和对元祐党人太过严厉所致,徽因此要求各地禁毁“奸党碑”,除,恢复元祐、元符年间迁谪者士籍,而蔡京也因此于当年二月被罢相。

  徽虽然将蔡京罢相,但是并不是失去信任,而是因为天变做出的反应。不到两年,大观元年(1107年)正月,蔡京得以复相。他延续当年援引同党、的做法,进一步结交内侍童贯;吸取前次的教训,减轻对元祐党人的处罚;继续“丰亨豫大”,助徽。由于张商英、何执中、张康国等人的排挤,蔡京于大观三年(1109年)六月再次罢相。这次担任宰相时间为两年半。

  蔡京二次罢相之后,何执中、张商英等先后担任宰相,但是时间都不长,可见内部斗争激烈。蔡京充分利用人事矛盾,再加上童贯居中调停,因此在三年之后的政和二年(1112年)五月第三次担任宰相,这是他为相生涯中时间最长、地位最稳固的一次,长达8年多。由于善于迎奉,徽对其恩宠有加,甚至还将公主茂德帝姬嫁给他儿子蔡鞗(tiáo)结成亲家。宣和二年(1120年)六月,蔡京再次罢相,时年74岁。原因大致有三,首先是年过70该致仕却仍居相位,这引起很多人的不满;其次是的新法招致很多人的反对,甚至长子蔡攸也成为坚定的反对派;其三是儿子蔡绦依仗其狂率不羁,侵凌同列,招致很多人反感。

  蔡京虽早已超过致仕年龄,但是对的却依然强烈。在宰相王黼被童贯、朱勔等人排挤后,宣和六年(1124年)十二月,78岁的蔡京再次被任命为宰相。蔡京早已老眼昏花,头脑也不甚清楚,大小事宜基本上都由儿子蔡绦操作。蔡绦的跋扈招致很多人的不满,尤其是蔡京长子蔡攸屡次进行。在多方下,蔡京于宣和七年(1125年)四月再次罢相,从而结束了四任宰相的生涯。

  靖康元年(1126),宋钦即位后,蔡京被贬岭南,途中饿死于潭州(今湖南长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