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局召开会议 习主持会议

[field:click/]次浏览 已收录

  好不容易送走了匈奴,又来了鲜卑;鲜卑汉化了,又来了柔然、突厥;唐末五代军阀混战,国家四分五裂,契丹借机坐大,与北宋对峙百余年后,却被突然崛起的女真人一起灭了。

  相比于“控弦三十万”的匈奴、“马三百余万匹”的鲜卑北魏、“有兵一百六十四万二千八百”的契丹,女真起兵之初看起来是相当弱小的。

  公元1115年,完颜阿骨打统一生女真各部之时,兵力不过万余人,在史书中“创造”了所谓“三千七百胜十万”“两万胜七十万”之类的夸张战绩,以至于有了“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的传说。

  但那时的女真人真的有这么强大吗?也不尽然。直到靖康之变的时候,女真人依旧缺乏攻城能力,这对拥有高墙坚城和丰厚粮食储备的北宋并没有致命。至于野战,金兵除了“”之外,并无其他所长,战略上亦无高明之处。

  然而,女真人依旧是短短十数年完成了“平辽灭宋”的。纵观这期间发生的种种,我们可以得到以下结论:

  完成一次高难度的历史,不仅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很多时候更需要对手来配合,正如德事家施里芬大将分析坎尼会战所说那般,汉尼拔取得如此辉煌的胜利离不开瓦罗“亲密无间”的配合。

  于是,女真人这回十分幸运地赶上了宋辽朝堂遍布“瓦罗”的“历史进程”。至于智商在线或者不愿意装作“瓦罗”的都被排挤掉了,比如李纲、泽、种师道等人,只能眼睁睁看着大厦将倾无力回天。

  不可否认,女真人起兵之初,生女真人口仅有十几万,加上物资匮乏,确实很难凑出一万以上的战兵。而在起兵之前的百余年里,女真一族也确实契丹人的,并且无力。

  然而生女真并不孤独。除了生女真,还有以渤海国故地的熟女真为代表的“系辽女真”,仅渤海国便有十几万户、“胜兵四五万”。二者同属靺鞨系,高层世代联姻,又不受东的契丹、奚、蒙古诸部待见,算是难兄难弟了。

  契丹的一直十分尖锐,女真处处受,只不过契丹强盛之时,女真人不敢,只能默默。而一旦契丹衰弱,便处处都是。女真人起兵后,渤海国故地高永昌也趁势起兵脱离契丹。

  由于女真人战胜过高永昌,加上“先女真、次渤海、次契丹、次汉儿”的政策,女真成功地将渤海人拉到了自己一方,于1115年左右形成了统一的靺鞨系国家,国号为“金”。

  此时金国已经是人口近百万,战兵十余万的强大,不再是那个看起来很原始的部落联盟了。即使这时候真的“不可敌”,也是因为女真人获得了兵力上压倒性的优势。

  契丹之后,金国更是拥有了数十万兵力,以至于宣和七年(公元1125年)第一次南下攻宋的军队竟有30万之众(出自《中国古代军事通史》南宋、金卷),光是前去堵潼关防止西军救援开封的兵力就达到5万。

  女真人满万之后并没有“不可敌”,哪怕在看起来“摧枯拉朽”的平辽灭宋过程中,女真人的某些经历也是的。

  金兵第一次南下攻宋,一上几乎没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便包围了开封府。只是好景不长,各援军赶来京师勤王,不仅打破了金兵的包围,甚至逼得女真人只能吃马饲料苟活。若不是投降派扯后腿,北宋甚至有机会全歼金兵的东军。

  只是,这并不能为北宋些许颜面,不过是进一步反映了“靖康之耻”为何被称之为“耻”。

  其中,耶律大石率兵远走西域,建立西辽,并在不久后于卡忒汪战役中以两万兵力大败十万塞尔柱突厥联军;北宋主力部队西军则延续到了南宋,成为南宋的川陕驻屯大军,并在吴玠等人率领下于原、关等地多次大败金军。更不用说岳家军那彪炳史册的赫赫战功了。

  到了绍兴十一年(1141年)宋金攻守之势已经彻底逆转。岳飞不仅多次大败金军、兵锋直抵开封,接受其领导的李宝、梁兴等部义军甚至攻下了幽州,女真人则逃窜回东北老家,连被女真人关押的南宋使节洪皓都知道“岳帅之来,此间震恐”了。

  诚然,女真人起兵之初的确对契丹打出了摧枯拉朽般的战役,但这也是建立在契丹不修武备、内部不稳以及轻敌的基础上的。

  澶渊之盟给契丹带来了百年和平,导致契丹军队已经基本不具备作战素质,甚至部分军队连阵列都做不好,以至于女真人随便一冲击作战序列即告崩溃,所谓“一触即溃”是也。所谓“三千七百胜十万”的出河店战役就是这种情况。

  轻敌又使得契丹人没有集中优势兵力一次性歼灭女真人,愣是把系列战役搞成“添油战术”,女真人的部队不仅得到了战争的,还缴获足够多的装备。

  待契丹人意识到问题所在,一次性集中二十万骑兵(出自《契丹国志》),号称七十万骑前去之时,又赶上内乱爆发,只能后队变前队赶回去平叛,又被女真人衔尾追击,于是所谓“两万胜七十万”的护步达岗战役诞生了。

  也是因为内乱,辽将耶律余睹等人投靠女真人,使得女真人的像滚雪球一般地扩张。而契丹元气大伤,无力组织反击,很快辽末帝耶律延禧兵败被俘,契丹。

  北宋的表现更是“突出”。女真人南下几乎如入无人之境,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便包围了开封府,北宋初展现出强大战斗力的军仿佛根本不存在一般。

  是京师的门户,北宋初期地区驻扎禁军兵力约为22万,以“弹性防御”的方式阻击北方敌军。若是敌军倾国而来且选择绕开军,则出动15万京师禁军作为总预备队与敌军决战,军从侧后方包抄,“扼其归”“击其惰归”。王安石变法之时,借机整顿禁军,彼时军也是以甲器精良著称。

  只不过王安石变法时的置将法,禁军不再换地方轮戍,当时北宋用兵终点是西夏,西北禁军久经磨练,而禁军长期无仗可打,退化严重;另外王安石变法终结之后,军管理也有问题,既未裁汰老弱,也没有缺额,两方面加起来,最终后果就是禁军迅速衰落。

  一方面军队缺额十分严重,某些部队实际人数只有编制人数的两三成且大部分是老弱病残,以至于一千人的编制往往只有二、三十可战之兵;另一方面武器、铠甲损坏得不到补充,甚至有的部队边境巡逻时手里只有做武器。也难怪两千军面对金军十七骑的冲击一触即溃这么魔幻的事情都能发生。

  此时,军实际总兵力不足10万,无法组织有效的防御;京师禁军更是只剩下殿前司一个空架子,不过是一个编制不到三万人的仪仗队,聊胜于无罢了。

  西军倒是兵强马壮,总兵力二十余万,由于近几十年一直拓边西北,战斗力还是有的。但西军不熟悉地区的地理情况,也不熟悉、河东两地长期对契丹作战形成的弹性防御体制。

  于是,不仅导致门户洞开,失去屏障的京师直接在敌人的兵锋之下,同时也意味着北宋开国以来实行的弹性防御策略彻底破产。

  面对女真人的大纵深突破,北宋方面根本无百年前那般组织起连绵的防御线,也无法形成有力的重兵集团女真人侧后,只能在个别军事重镇中困守,女真人突破到了京师。

  很多人认为,女真人是看到北宋软弱可欺才决心南下侵略的。其实女真人的军政制度决定了无论北宋强弱,他们南下才是正常的选择,不南下才是不正常的。

  很多宋金战史的爱好者过分注重于双方战术、战略层面的东西,往往忽视了女真人的军政制度及其对军事活动的影响。

  军事上的猛安谋克制自不必多说,上的勃极烈制度与兄终弟及制导致了女真人的内部矛盾极为激烈且派系问题较为复杂,这也衍生出一系列问题,比如女真人既无法通过手段妥善解决继承人问题,也无法执行稳定的内政外交策略。

  简单地说,灭辽之后,女真人内部有四个派系:太祖系、太系、国相系、旁系。

  太祖系是以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及其子绳果、望(斡离不)为代表,太系是以金太完颜吴乞买及其子辅(讹里朵)、干(斡本)、弼(“四太子”兀术)为代表。

  按照兄终弟及的规则,阿骨后由吴乞买,嫡长子绳果与手握重兵的望则有志于吴乞买,因此被太系提防。太系内部也不团结,干、弼是一伙的,跟辅有矛盾。

  国相系是以阿骨打的堂兄完颜撒改及其长子翰(粘罕)、附从娄室为代表,因为国相系在灭辽战争中战功卓著,可以说是为金国打下了半壁江山,也因此遭到太祖系和太系的排挤和提防,后期可以说是郁郁不得志。

  旁系则是以金太祖、金太之弟谙班勃极烈斜也为代表,有志于吴乞买,这跟绳果、望的目标直接冲突。太祖系的望和绳果在明面上都想,太系的干和辅在背后下手。总之就是完颜部自己乱斗,其他部被卷进漩涡。

  在这种情况下,唯有继续扩张才能暂且解决内部矛盾,无论胜败都可以。“军事是在另一个层面的继续”。

  金人如此复杂的内部斗争,必然决定了他们战略上在这个时期是以无扩张为主要旨的。

  固然,金太祖本人对于取得辽地已经比较满足,主观上并无意继续扩张,但新生代的后起之秀则不会答应,在金太祖去世以后,太系统的将领也绝不会答应。

  若非如此,女真概率是没有南下的可能性的。只不过恰逢北宋内部有严重问题,被投降派葬送了百年基业之后,最终便宜了女真人。

  上游号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上游号立场,文责作者自负。如有文章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上游新闻。